第54章 ,若无苏唐几多愁(二)
书名:梦境源力二 作者:食无言 本章字数:2302字 更新时间:2021/06/18 22:12:31

所以,苏唐眼看,耳听,鼻闻,放出自己的五感六识,去查探自己想要的信息。比如,面前这位,站岗的士卒,正是一个值得考察的个体。

“姓名?”苏唐问道。

“刘大。”苏唐问得突然,士卒也回答得还算中规中矩。

“口令?”

“天承德佑。”

“你为什么来从军?”

“就为了能吃口饭,多活几天。”

“家里有几口人?”

“大军交战,祸害到我们村。父母兄弟,各自逃命去了。现在也不知道,他们是死是活。”

“你爹喜欢吃什么?”

“喜欢?长官怕是不知道。但凡能有点吃的,便已经能高兴得不得了,这还能有挑的?!”

“你兄弟叫什么名字?”

“刘二。”

……

这一番话问下来。苏唐不但仔细观察这位士兵的神色表情,还仔细感受他的气息脉搏。若只是电脑NPC这种性质的一个小兵,不管问题回答得多么智能,至少回答问题的感受情绪,便会毫无波动。这种设计,会浪费主机的资源,毫无意义。

但是这位士卒,给苏唐的感受,却正如同是面对一个真人,一模一样。该有的情绪变化,喜怒哀乐,让人感同身受。

苏唐又试问了几个,全无区别,都是真人一般的感觉。

要么就是这主机模拟得厉害,要么就是这主机实在是厉害了。

看人没什么效果,苏唐便只能换个方向。比如,面前这颗大树。

万物皆有灵,草木无不如此。

这如果是一颗真实的大树,便会有勃勃生机,生死枯荣。

大家以为模拟一个人难,其实花草树木,更难。

人是我们熟悉的个体。花草树木,我们其实对它们,了解得实在不多。

比如真正的一颗大树,不会有两片完全相同的叶子。真正的一片草地,不会有两根完全相同的小草。

苏唐将手一搭,轻轻放在这颗大树上面。树皮斑驳,青苔附着其上,几窝小野草,甚至自树窝中探出头来。这大树枝干舒展,高也不知几许。

这样的大树,怎么可能是虚拟的。

“张信,你在看什么?”张辽见今天的张信,和以往不同,有些奇怪。

“禀主公,我在思考,营中水源粮草,可有人守护?”苏唐问道。

“这,这当然是有安排了。”诸葛荀奇怪道。所谓史实模式,行军带兵,都和真实历史,一模一样。每一个细节,都必须考虑到位,否则的话,敌人都是历史名将,会打得你连牙都找不到。

“哦哦。”苏唐明白了。

先不论电脑是哪种模式,只是目前的自己,找不出任何和其他梦境空间不一样的地方。

但如果说这是真实梦境,这台超级电脑,又如何把这些全部保存,拥有无限读取的能力。

联系到诸葛荀先前在丁午医院时所述说的病情,苏唐越加发现这个超级电脑,实在是神秘莫测。

这个超级电脑,是诸葛自己创造的,还是捡到的。

没想到这入了展窍之境,再看诸葛荀的梦境,却又扑朔迷离了起来。刚开始明明觉得就是个游戏的啊,既然是游戏,按照游戏模式来解释,其实是行得通的。但是这游戏真实到连各种细节,都和其他梦境没有差异,这样的游戏,还能叫游戏吗?

苏唐又想到了种种可能,但是一种可能,但是各种可能,却又能被互相否定,实在是烧脑得很。

苏唐只能暂时放下对这世界的探查,回头问道,“大哥,目前战况如何?”

“正是官渡之战的关键时候。曹丞相派大军渡过延津,佯攻袁绍的老巢黎阳。实际上自己却亲自率领精锐,奇袭白马。而我和关羽,也正是这奇袭的部队之一。”诸葛介绍道。他现在玩的是张辽,正是这历史著名一战的关键人物。

“斩颜良?!”苏唐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。

史实模式中的关羽关云长,比演义模式中更为劲爆厉害。

据《三国志》卷三十六,蜀书中记载:“羽望见良麾盖,策马刺良于万众之中,斩其首还,绍诸将莫能当者。”

这是个什么概念?

这妥妥的就是武神下凡的概念。

万军丛中去,片血不沾身。取汝项上人头,如插标卖首耳。

在冷兵器的时代,一万人是什么感觉,就是把脖子伸给你砍,你都砍到手软都还连第一层都走不进去的感觉。

有人假设过,即便以万人为圆,要这么一直杀到中军账去,至少也早砍上个千百人才行。更不要说还有众多偏将,护卫,拼死拱卫。

这种史实难度,简直可以让人吐血。

“不错,但是不是我斩颜良。是云长,我的云长大哥,他要去斩颜良。”

苏唐这才明白过来,这段游戏的难度,在哪里。并不是游戏主人公自己的角色要去完成一个任务,而是要协助游戏中的一个NPC,或者说是一个特殊一点的NPC,去完成一个超难的任务。

这个关羽,不是一个普通的关羽,他仿佛是一个有血有肉的关羽。天时地利人和,吃饭穿衣喝水,都有可能影响他的状态。并不是到了官渡之战,他就能斩了颜良。而是玩家要给他创造机会,让他去斩了颜良。

这种难度,简直是地狱模式。

“让我打败颜良的军队不难,但是如何配合关羽,取了颜良的首级,这实在是连脉络都摸不到。”诸葛荀的张辽,也不禁低下头来,即便来了苏唐,如何突破这一关,他还是觉得没有半点希望。

“关将军何在?”苏唐问道。

“他去练兵去了。”张辽道。大敌当前,其实双方的压力都很大,这五千士卒,每多练习一刻,便多了一分胜利的把握。

练兵去了?苏唐猛然想起,自己,还有训练任务在身。

刚刚才从清浅的易数之境中通过考核,实际上自己又拉下了新的训练任务。清浅在易数之境中已经提点过自己,每天每夜,抓住一切机会,提升自己的体魄和境界。有什么,学什么,有什么,练什么。

苏唐一暼面前的张辽,心道,妙啊,这可岂不是正好。

“大哥,倒要向你请教一件事情。”

扫码下载手机客户端

Copyright © 2020 要看小说 浙ICP备2020030129号-1